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惹霍成婚_ 第839章 他碰到的地方,都要洗干净-

时间:2021-05-27 18:3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陌上迟归小说惹霍成婚 第839章 他碰到的地方,都要洗干净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



    难道不是……



    差一点,厉佑霖就脱口反问,但,他忍住了。



    他看向她。



    纪微染也没有躲避,只是不知怎么回事,被他看着,她竟隐隐有些紧张,就连呼吸,也不自觉的有些变乱了。



    “不打算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我没有挂你的电话,”厉佑霖倏地握住了她的手,指腹在她手背上摩挲,不给她躲避的可能,他继续,“因为……我根本就没有接到你的电话。”



    纪微染一愣。



    怎么……



    “既然提到电话,那你告诉我,昨晚,你又是为什么要挂我电话?”

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再度响起,近乎逼问。



    纪微染回过了神。



    刹那间,心里有个猜测突然冒出。



    无意识的,她动了动手指。



    厉佑霖感觉到了。



    他也隐约猜到了什么,嘴角微不可查的勾了下,他不再着急,而是耐心的等着她。

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

    纪微染终是开口,一字一句:“昨晚,我也没有接到过你的电话,昨天一整天,都没有,我很确定,你落在我那的手机也没有响过。”



    话出口,那个猜测越发明显。



    顿了下,她望着男人的眼眸,不再有所顾忌,问出了下一个问题:“电话的事暂且不提,那昨晚的事,我想知道你……发生了什么?”



    厉佑霖其实已经猜到了她指的是哪件事。



    但……



    不够。



    他需要她亲口说出来。



    “哪件事?”装作不明白的样子,他皱了皱眉。



    心跳紧张的等着回答,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男人的无辜不解,纪微染只觉喉咙口像是被沾了水的棉花堵住了似的,又闷又沉。

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

    心,仿佛也冲到了棉花下,最后不上不下,难受的很。



    好一会儿,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只不过有些低,还有些闷:“时瑾,你和她。”



    说话间,她下意识的别过了脸,不是很想看到他的眼睛,然而下一秒,手掌抚上了她的侧脸,被扳回,她被迫对上了男人的视线。



    他的眸子,那么深,那么沉,似乎要把她看透。



    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,她想再次躲开,但男人的动作看似温柔,实则强势,根本就不给她机会,而紧接着,男人好似格外低哑的声音传进了耳中——



    “你问我,是因为相信我,还是想要从我这确定你想要的答案好……判我死刑,提出离婚?”



    纪微染身体微僵。



    “嗯?”



    上扬的尾音,说不出的危险,和……暧昧。



    而男人的脸,已缓缓靠近,几乎就要和她鼻尖相触。



    两人的呼吸喷薄在彼此的脸上。



    温热,酥痒。



    这是纪微染大脑倏地空白后仅冒出的两个词,等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时候,她只觉浑身都不自在,但更多的,是羞恼。



    这个男人!



    心跳骤然加速,她往后躲了下,脱口而出:“你先回答我的问题,别转移话题!”



    而后……



    她看到厉佑霖笑了。



    真……勾人。



    纪微染的心,更慌乱了。

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不是真的。”



    空气仿佛静滞了两秒。



    纪微染望着他,抿住了唇。



    厉佑霖勾了勾唇,点点笑意溢出,昭示着他的心情晴转多云。



    “什么也没有发生。”眼中瞬间蓄满了笑意,指腹愈发温柔的摩挲着她的手背,他也没有浪费时间,拿出了手机,“有录音可以证明,你看看。”



    手机被塞到了自己手里,纪微染突然觉得,手……很烫。



    她没动。



    厉佑霖一点也不意外,轻笑了下,他不疾不徐的拿了回来,当着她的面点开,“昨晚……发生了点不愉快的事,我在兰庭喝酒,打你电话,被你挂断了,于是又多喝了两杯。后来……好像看到‘你’来了,但‘你’一靠近,我就知道那不是你,香水味不一样,那时候我的确醉了,但我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,所以……我就按下了录音。”



    最后一个音节落下,昨晚的录音被找到,紧接着,嘈杂的声音在休息室中响起,一起的,则是一男一女两道声音。



    这声音,纪微染都不陌生。



    男的是他,女的,是……时瑾。



    果然是她。



    纪微染眸色一暗。



    下一秒,修长的手指插入她的指缝间,她被迫和男人十指相扣。



    心跳,就这么漏了拍。



    “虽然昨晚确实喝醉了,但我能保证,绝对没有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,我醒得也很快,醒来的时候就看到时瑾下了车,被一群记者围堵,我要知道她想做什么,所以将计就计,下了车,也就有了新闻说,我和她在街头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。”纪微染突然出声将他打断。



    她不想听到他再重复那些牢牢占据在她脑海中的某些亲密字眼,比如……和时瑾当街拥抱。



    闻声,厉佑霖微不可查的挑了下眉,停了几秒,他再开口,声音里有着显而易见的笑意:“好,不说了,那染染,还要问什么?嗯?”



    一声猝不及防的染染,再一次将纪微染的心打乱。



    “那……周媚呢?”突然间,她听到了自己像是有些闷的声音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剩下的话争先恐后一股脑的就蹦了出来,根本就不受控制,“你和她是什么关系?不是问从前,而是现在,你们……”



    有没有发生关系这几个字,她却是怎么也说出来。



    厉佑霖又怎么会猜不到?



    “我们什么?”他故意问。



    纪微染望着他,愈发抿紧了唇。



    她没有作声。



    厉佑霖有心要逼出她所有的心里话,她不说出来,他也就当不知道。



    可……



    最终,还是他先一步妥协了。



    “我和她没关系,”他无奈失笑,另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脸,“硬要说有关系的话,是她想……睡我,不过我没让她得逞过,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,将来更不可能,我们也没有发生过关系,唯一一次算的上亲密接触,是……周夫人生日晚宴那次,你不是还撞见了?”



    那次……



    纪微染睫毛微颤,脑中迅速浮现出了那晚的画面。



    而后,她发现……

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她低声问。



    厉佑霖正了正色。



    下一秒,他手指挑起她的下颚,让她看着自己:“纪微染,我没必要骗你。我说过,我以前是荒唐,但已经很久很有过女人,只有你,嗯?”



    这话,在香港的时候他也说过,这是第二次听见,可纪微染的心,还是狠狠的颤了下。

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她回应。



    厉佑霖嘴角的笑意重新溢出,心情说不出的好。



    “还有要问的么?”他靠近。



    纪微染下意识想说什么,但话到嘴边,不知怎么的,没说出口。



    厉佑霖察觉到了她的动作。



    心情愈发的愉悦,他索性抓住主动权:“既然没有,那换我问你,换你给我解释。”



    解释……



    几乎是听到这个词的同一时间,纪微染就想到了什么。



    “厉太太,你的绯闻,那些照片,是不是也要解释一下?嗯?”

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

    视线交汇。



    他的目光灼灼,透着强势的意味,一瞬间,纪微染竟有种错觉,如果她不给他一个满意的解释的话,这个男人会把她拆骨入腹。



    “砰砰砰——”



    她听到了自己如擂的心跳。



    “假的,”无意识咽了咽喉,她道,“都是凑巧,他扶了我一下,我不知道会有记者偷拍。”



    明明说的就是事实,可不知怎么的,她竟觉得莫名心虚。



    尤其,她看到男人眯了下眼。



    “只是凑巧扶了你?”



    “……嗯,是……”



    话音未落,她被男人一个打横抱起!



    猝不及防。

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

    条件反射的,她伸出手圈住男人的脖颈以防掉下去,而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她被男人抱进了……洗手间。



    “厉佑霖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他碰到你了?是么?”



    话,被打断。



    同时,水龙头被打开,水流了出来。



    饶是纪微染之前再不明白,这一刻,她也明白了。



    他不会是……



    有些不知道如何消化这个猜测,第一次,她说话变得结巴,还有些不知所措:“我……他……”



    话还不曾说完整,男人的手覆了上来,抓着她的到了水下。



    温温热热的水,温度适宜。



    “他碰到的地方,都要洗干净,乖。”



    磁性性感的嗓音就这么贴着耳畔钻入,纪微染呼吸一滞。



    恍惚间,下一秒,她的手也被迫沾上了洗手液,但却是……男人的手先沾上洗手液,而后涂抹到了她手的每个地方,最后再以十指相扣的形式替她……洗手。



    纪微染低头看着,心跳猛地漏了拍,就连呼吸,也不受控制的急促紊乱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太……亲密了。



    甚至,她有种感觉,他不是在帮她洗手,而是……在撩拨她的心。



    他是故意的。

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经冒出,纪微染的呼吸更急促了,没两秒,周遭的空气也变得稀薄,让她呼吸困难。



    而男人的手,仿佛带了电一样,所到之处,皆带起了阵阵颤栗和酥麻。



    纪微染……有些承受不住。

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自己来。”心跳愈发狂乱,她努力冷静的说道,想要挣脱,“我……唔!”



    一个突然转身,她被男人压在洗手台和他的胸膛之间,紧接着,男人的唇重重的落了下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——



    一月的更新安排稍后会在公众号上通知,么么哒~微信公众号“陌上迟归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